龙城飞将

【all深】笼中雀
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※第七章

   
   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陈深和女孩儿究竟又说了些什么。然而结果就是这样,某人带着一脸如沐春风般的微笑,轻轻巧巧的就把目标人物的底儿掏了个干干净净,而段位不够的小姑娘完全不是某只大狐狸的对手,只有欲哭无泪的份儿。

    对此陈深一脸无辜的耸耸肩摊手表示,呵呵,我可什么都没干。

    于是刘兰芝办完手续回来,看见的就是陈深倚靠在床头一手支着下巴笑意盈盈,而小姑娘则站在他床前绞着手指一脸局促不安的模样。

    心想八成是陈深又在捉弄人了,刘兰芝不由得问道:“你们兄妹俩在我不在的时候都聊了些什么呀?”

   “没什么,只是这么久不见,忽然想考考妹妹的功课而已。”陈深笑眯眯的转向女孩儿,眨眨眼,“对吧,妹妹?”

    “啊?……嗯。”女孩儿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 刘兰芝斜睨了陈深一眼,“你什么性子我还不清楚吗?是不是又在欺负你妹妹了?”

   “嫂子——”陈深拖长了声音,半带撒娇的故作不满道,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你看像我这么正直的人,是那种欺负小女孩的人吗?”

   你就是!!

女孩儿愤愤不平的腹诽着,却被陈深似笑非笑的一瞥吓得赶紧低下头,做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乖巧模样。

   刘兰芝好笑的摇了摇头,也没再他说什么,叫来了扁头帮忙扶陈深出门。尽管伤早就好了,但也得装装样子,所以陈深也就没推辞。临走前陈深不忘嘱咐扁头要时刻注意行动处的动静,然后一行人才坐上黄包车回了家。

   回到刘兰芝家里,陈深才算是渐渐放松了下来,居然也有心情跟小姑娘玩闹了,每每把人家逗的快要炸毛的时候又把人给哄顺了。这么来来回回的被逗着玩,想咬人的心都有了,偏偏想还击还不是对手,小姑娘这心里头是更郁闷了。

    看着这孩子气的一大一小,刘兰芝又好气又好笑,直叹这俩人跟长不大的幼稚小儿似的,一边让刘妈给他们端上鸽子汤,两人这才消停。

    喝完鸽子汤,所有的菜都已准备妥当。陈深和陈浅帮着刘兰芝一起从厨房将菜端上了餐桌,此时钟表已指向晚上六点半。

      刘兰芝一边摆盘一边问:“忠良怎么还不回来?” 

    刘兰芝刚说完,门就被人打开了,正是毕忠良回来了。

  陈深笑了:“说曹操,曹操到。”

  “陈深也来了。”毕忠良进屋脱去外衣,走到餐桌边,关切的看着他:“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?伤势好利索了没?”

   “放心放心,没什么大碍。”陈深不在意的摆摆手,随即笑道:“再说,今天是什么日子啊?吃生日大餐,我可是最积极了。”

   毕忠良笑骂了他一句:“小赤佬!”心里头高兴的很。

   “开饭了,开饭了!”刘兰芝招呼着,四人才开始入座。
 
      刘兰芝举杯,“忠良,这第一杯酒呢我敬你,祝你……5岁生日快乐!”
     
    众人笑了,陈深也举着格瓦斯汽水敬他,促狭的笑道,“祝老毕返老还童!”

   小姑娘也笑着点头附和:“咱们的寿星永远不老!”

      毕忠良笑着敲了一下陈深的头,“还什么童?35岁的老头子了都,还不老。”

    毕忠良夫妇端起了酒杯,陈深举着格瓦斯汽水,陈浅拿着一杯果汁。四人共同碰杯,饮尽。

     刘兰芝起身将她与毕忠良的酒杯再次倒满,“30岁之前的生命,那是你娘给的呀。” 

    毕忠良端起酒杯,看向陈深,眼底流淌过柔软的情绪:“30岁之后的生命,是兄弟给的。”

   陈深一怔,神情也柔和了下来,随即与他相视而笑,两人碰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 喝了一口格瓦斯,陈深沉吟着说:“我说你俩能不能,别成天把这些话挂在嘴上。”然后把手摊开在毕忠良面前,笑意更深地说,“还不如来点儿实际的。”

   刘兰芝往他们碗里一人夹了一筷子菜,“你想要什么实际的呀?”

     毕忠良会意,“可以呀,”转头对刘兰芝说:“等下把扁头叫来,一块打麻将,兰芝,你负责给陈深多放冲。”

     陈深眼睛亮了,“哎,这个可以呀。”

  刘兰芝笑了,“那你这么说,还不如给陈深包一个大红包呢!”

   毕忠良夹了一筷子菜,“红包当然是要给的,但是要等他娶老婆的时候,要不然,迟早全输在赌桌上。”

   刘兰芝笑着端起了酒杯,“这个我同意啊。”

   小姑娘也举着果汁来碰杯,“来来,我也同意,哥哥就是个大赌鬼。”

   陈深郁闷的看着这一唱一和的几人,“你们这是在合伙儿欺负我没老婆是吧?”

    毕忠良说:“就是欺负你怎么了?有本事你赶紧讨一个老婆呀!省得你嫂子整天在我耳边念叨、念叨、念叨的,叨的我快烦死了都!”

   听这话,刘兰芝瞪了他一眼。

   陈深笑嘻嘻的说:“念叨好呀,接着念,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。 ”

   “哎你这小赤佬说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 刘兰芝看着眼前打嘴架的两人,伸出筷子在他们的碗上各打了一下说:“行啦行啦,你们兄弟俩别光拌嘴了,吃饭吃饭。”

    忽然想起了什么,刘兰芝放下碗筷对毕忠良说:“对了忠良,我上次不是跟你讲了,让你把陈深调到总务科去,你怎么老也不听我的?看看,又害陈深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 毕忠良吃了一大口饭说:“没门。总务科的科长牛一平,那是李默群的大舅子,别人能动,他?我可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 陈深也无奈的劝慰着刘兰芝,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吃饭吧,嫂子。”

   ————

     陈深坐在茶几上沏着功夫茶,毕忠良坐在一旁玩着一只烟斗。边几上放着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,一个小女孩坐在毕忠良和刘兰芝中间,约莫五六岁模样。

      毕忠良看着照片上的女孩,“妞妞要是还在的话,今年也该跟浅浅一样,有十二岁大了吧……” 

    陈深沏茶的动作就这么停了一下,“六年了,日子过得真快!”

     毕忠良放下了烟斗,对陈深说:“这些年亏得你和浅浅常陪你嫂子去教会,她开朗了很多。特别是浅浅,总是变着法子哄你嫂子开心,兰芝的心情舒畅了,身体也好了许多。”

    陈深眸色微动,笑道:“那小丫头就是太过活泼了,净爱出些古灵精怪的鬼主意,也只有充当开心果哄哄人了。”

   “活泼点好啊!”毕忠良叹息道,“自从你嫂子认了浅浅这个干女儿,也算是有了个寄托,总好过整天对着妞妞的照片睹物思人胡思乱想的……”

   陈深:“……”

  等等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?这见鬼的干女儿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设定?!不是说这家伙是他的妹妹吗?那照这么说,身为哥哥的自己岂不是平白矮了一辈?!那他见了老毕该怎么称呼?是叫叔叔呢还是叫干爹?!

系统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!!




评论(4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