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城飞将

【all深】笼中雀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※第六章

  
    陈深躺在病床上,垂眸思索着,这时扁头走了进来,他的脸上也有些玻璃划破的伤痕。他走到陈深旁边说:“头儿,我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 陈深笑了,“你倒是有心,给我说说,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?”

      扁头转头看着陈深脖子上的纱布说:“头儿,你昏过去这么长时间,肯定不知道伍志国那两个兄弟全招了吧?”

      陈深略微诧异,“招了?” 

    扁头说:“他们敢不招吗?我们这多人把医院围得铁通一样,还能出这种的大事,肯定是自己人做的。这么多地方爆炸,还要把一个大活人抬出去,肯定也有同伙策应。”

     陈深神色镇定,知道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。

   扁头继续说:“哦,对了。处座说待会儿毕太太她们会来医院看你,嘱咐你受伤的事情不要跟毕太太添油加醋,毕太太胆小,怕她晚上要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 她们?陈深面上不动声色的笑了笑,说:“老毕什么都不怕,就怕老婆。”

     扁头嘿嘿笑了:“头儿,我估计你以后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 陈深佯作嗔怒道:“滚蛋。”

    扁头笑嘻嘻说:“那头儿,我先滚了,你好好休息啊。”走的时候不忘顺手把门带上。

    扁头一走,陈深的脸色就沉了下来,他始终在意着扁头所说的“她们”。

    由于他和毕忠良工作的特殊性,刘兰芝从来不会带外人来见他们的,无论有什么事情,她都是一个人过来找他们的,即使是刘妈,刘兰芝都没有带过她出来,这个人不大可能是刘妈。

     那么,这个人会是谁呢?又有谁能和刘兰芝这么亲密而又不会让他和毕忠良介怀的呢?会是李小男吗?不,不对,按这个时间段,李小男应该还没有和刘兰芝接触过,所以也不会是她。

   陈深在脑海中搜寻着记忆里曾经和刘兰芝有过接触的人,一一勾画,一一否定。就在他苦思无果的时候,刘兰芝过来了。

   推门而入的刘兰芝一进来就看到陈深掀开被子坐在床上,连忙说:“哎呀你怎么起来了呀?快躺下快躺下!”

    陈深无奈的说:“嫂子,再躺下去我就要发霉了。”他把目光转向一直跟在刘兰芝身后,那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,“你看你,来看我怎么还带着个小尾巴?”

   刘兰芝嗔怪道:“你看你,整天就知道花天酒地,也不晓得关心一下自己的妹妹,亏得浅浅还整天念叨着要来看你,怎么当人家哥哥的呀?”

    妹妹?陈深不说话,打量着被刘兰芝拉到身前的小女孩儿,眯起眸子笑了起来:“几天不见,浅浅好像又长高了不少呢。”
   
    小姑娘长得清秀可爱粉雕玉琢的,就像一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,她眨着一双灵动慧黠的大眼睛,对陈深展露一个甜美的笑容,脆生生的喊道:“哥哥~”

   四目交错,陈深朝她笑了笑没有说话,刘兰芝一脸关切的看着他:“怎么搞的?怎么弄成这样子?快让嫂子看看伤口。”

  陈深安抚她说:“没事,嫂子,不用看的。”   
 
  刘兰芝说:“怎么没事呀!医生说了,你这是失血过多,很伤身体的你晓得吧!你说你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……”

   陈深一脸无奈的听着刘兰芝念叨,说:“嫂子,你就放心吧,医生说我的伤口很快就会好的,真的不碍事。”

   刘兰芝凑近看着陈深包扎好的伤口说:“就算不碍事,也要好好养伤口的。回头我让刘妈给你炖些鸽子汤拿来让你喝了,养伤口很灵的。”

      陈深说:“嫂子,不如我们回家去?反正在医院里也躺这么久了,伤口也没什么大碍了,不如赶紧出院吧?正好回家喝汤!”

   刘兰芝一听就不行,怎么能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呢?任陈深半央求半撒娇的磨了半天,就是没有松口。最后陈深使出了杀手锏:“嫂子要是不答应,我就自己出院去,反正也没人敢拦我!”

    面对这个任性的阿弟,刘兰芝也没了办法,只能答应给他办出院手续,临走前再三叮嘱他要注意身体小心伤口,见陈深一一点头应下了,这才放心的出了门。
   
    等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响起,陈深脸上的笑容立即收敛了起来,他转向一直安静的待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小女孩儿,眸光中的冷意冻得人心底发寒,“说吧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  
    闻言,女孩儿歪着头无辜的眨了眨眼睛,脸上一派纯真,“我是浅浅啊,哥哥你怎么了?”
   
    陈深冷笑:“呵,我怎么从来都不记得,原来我还有个妹妹?”
   
    女孩儿一脸委屈,泫然欲泣的小脸当真是楚楚可怜:“哥哥……哥哥不记得浅浅了吗?”
   
    陈深不说话,只是冷冷的看着她,锐利的有如实质的视线就像锋芒毕露的冰刀,仿佛能割伤她的肌肤,刺得人神经发痛,像是要把她所有的伪装都悉数剖开,让人无所遁形。

   很明显,这样的目光让女孩儿难以承受,她垂下了头不愿与他的眼睛对上,娇小的身躯在他强烈的压迫感之下似乎有些发颤,却又始终紧握着拳头一言不发。

   陈深见状收敛了一下自己迫人的气势,慵懒的靠在枕头上,“你不愿意说?那也没关系,反正该我知道的,我总会有办法知道。不如现在,让我来猜一猜?”

    “你以我妹妹的身份出现,但是除了我以外,嫂子和扁头他们居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,这是不是说明,你的存在,是规则所允许的?或者说,你的存在根本就是规则所创造出来的?”

     “不,不对,”陈深摇摇头很快否定了这个推测,“规则是因这个世界应运而生,再怎么修补漏洞,应该也不会凭空捏造出一个原本就不存在的事物吧?”

    “那就有点意思了,”陈深意味深长的看着她,“不属于这个世界,却能得到规则的容许与承认……你说,这跟系统,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?”

    “或者说……你和系统,是什么关系呢?”




评论(4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