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城飞将

【all深】笼中雀

————

第一章

炫目的灯光下,伴着热门的舞场音乐,米高梅舞厅的门被侍者打开。
     侍者满面堆笑,微微弯腰,伸手做请状,说:“陈先生、李小姐里边请。” 
    陈深一身笔挺的西服长外套,玉面朱唇,目若朗星,嘴角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。挽着他的是俏丽可人的电影厂女演员李小男,她穿一身白洋装,双目流转,顾盼生姿。
     陈深所经之处不时有舞女向他打招呼,挽着他的李小男没好气地向他翻白眼说:“你不会真以为自己这么受欢迎吧?”
      陈深向她们一一点头微笑,然后靠近李小男的耳边说:“她们欢迎的是我口袋里的钞票,像我这样愿意为她们每个人花钱的傻子,你认为还能找得出第二个吗?” 
    李小男俏皮地一笑,“你应该只为一个女人花钱。”     
陈深的眸光暗了暗,随即笑道:“等我找到那个人再说。”
李小男看着陈深,笑得更加灿烂,“就我吧,别再找了。” 
    陈深一脸无奈地说:“兄弟,你能矜持点儿吗?” 
    李小男把陈深挽得更紧一些,挨在陈深的身上说:“我才不做你的兄弟,要做就做你的老婆。”

李小男看着舞厅内伴着音乐翩翩起舞的舞客们,向陈深撒娇说:“愿意陪我跳一支舞吗?” 
    陈深笑了笑,牵着李小男走到舞池中央。
  在舞厅的一角,沈秋霞正独自一人静静地坐着,仿佛在等人。
  这时她看到了正在舞池里搂着李小男翩翩起舞的陈深。她仿佛随意地拿起酒桌上的一枝玫瑰,摘下玫瑰上的三片花瓣放进酒杯,花瓣漂浮在杯中,微微荡漾着。
她端起酒杯走到吧台旁,调酒师汤姆正在以潇洒的姿势调制着一杯鸡尾酒。
      一个平头中年男人看着独饮的沈秋霞,凑过去说:“小姐,一个人?” 
    沈秋霞对男子微笑了一下,低头看着灯光下自己酒杯中的花瓣说:“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。”

舞池中的陈深也注意到了沈秋霞,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沈秋霞的背影。 
    一曲终了,陈深绅士地亲吻了一下李小男的手背。李小男含情脉脉地看着他。
这时一名男子过来,将手伸到李小男面前邀请,“李小姐,能请你跳舞吗?”     
陈深一挑眉毛,把李小男的手交给那男子说:“交给你了。”
      陈深说完,仿佛随意地走向沈秋霞,目光从舞厅中的各色人等身上扫过。他注意到一个小胡子男子,一个戴帽子的男人,一个戴格子围巾的男人,以及一个抽雪茄的男人。但是仿佛并无人注意到他。
他走向沈秋霞,沈秋霞此时恰好回头,两人目光刹那间交会在一起,她目光平静,却透着温柔。
     陈深走到沈秋霞身边,凑到沈秋霞的那杯酒前看了看说:“伏特加太烈,不适合像你这样的姑娘。汤姆,给这位女士一瓶格瓦斯。” 
    汤姆点头说:“好的,陈先生。您也要格瓦斯吗?” 
    陈深在沈秋霞身旁的高脚椅上坐下说:“对。” 
    平头男子看了陈深一眼,识趣地端着酒杯离去。
      汤姆很快便将两瓶格瓦斯放在他们面前的吧台上,沈秋霞把手中的酒杯放下,拿过格瓦斯对陈深说:“看来你是个喜欢花天酒地的人。”  
   陈深为自己点了一支香烟,顺手把烟盒扔在吧台上说:“我不喝酒,我只喝格瓦斯。也没花,我觉得我大概是老了,一点花的劲儿也没有。”
      沈秋霞注意到那是一盒樱桃牌的日本烟。沈秋霞讥诮地笑了,“那你为什么抽樱桃牌的日本烟?”
     陈深自嘲地说:“因为这更符合我……汉奸的身份。” 

    舞池中,正在跳舞的李小男目光带有酸意地捕捉到了沈秋霞的背影。     

陈深正拉着沈秋霞快步走到杂物间门口,见前后无人,他推开房门与沈秋霞一起入内。
  黑暗中,沈秋霞温柔的目光望着陈深说:“我是宰相。”
     陈深脸上冷静的神色消失了,他怀念而欣喜地看着沈秋霞说:“嫂子。”     
沈秋霞轻轻地应了一声,目光越发温柔。她轻声说:“你瘦了,陈深。”
    陈深有些激动,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叙旧的时候,按捺着心底翻滚的情绪,他说:“嫂子,现在情况有变,你必须尽快离开这里!”
  沈秋霞问道:“怎么了?”
陈深有些着急,他语速很快的说:“安六三已经叛变,你的行踪被泄露了,再过十五分钟,特工总部的人就会包围,你必须马上离开!”
  沈秋霞意识到情势紧迫,所以她语速更快地说:“根据‘麻雀’获得的情报,汪伪和日本人正在建立一个秘密特工基地,从这个基地学成毕业的汉奸特工将被派往国共两方,他们会伺机盗取情报,从内部破坏我们的组织。这个计划一旦启动,危害极大。这个行动代号‘归零计划’。”     
“这个计划如果最终落实,你们行动处肯定要参与,我希望你能找到它。否则一旦特务们渗透进入我们的组织,找到和毁灭他们的难度就会增加十倍。” 
    陈深默默地听沈秋霞说完,点点头说,“好,我都记下了。”
  沈秋霞说:“窦乐路上有个邮筒,那附近有个教堂,叫鸿德堂。在信封上写‘宁德路79号甘道夫先生收’,你的上级就能收到你的消息。他的代号是‘医生’,那条路上的邮递员都是我们的人。记住,你的代号是023。”  
   陈深将沈秋霞说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,他知道这些信息的重要性。他点了点头,向沈秋霞说了声好,便拉开房门让沈秋霞先行离开,只剩下他独自一人站在黑暗的屋内。
  陈深扭头望向窗外,外面的雪正越下越大。他抬起腕上的手表看了看,时间还来得及,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。
  
回到舞厅,陈深看到李小男此时正在吧台边和几个男人张牙舞爪地划拳喝酒。她显然有些喝多了,手中举着的杯子仿佛随时会掉在地上。羊毛披肩的一头勉强还搭在肩上,另一头已经快拖到地上,她还浑然不觉。
      陈深此时走到了李小男身后,李小男半醉地伸手搭上了陈深的肩膀说:“你上厕所怎么去那么久呀?来,跟我划拳。”
     陈深笑了说:“不划。”然后对调酒师汤姆伸出一根手指说,“一瓶格瓦斯。” 
    李小男整个人都挂在陈深身上,她说:“酒也不喝,拳也不划,哪像个男人?”
     陈深笑了笑,接过汤姆递来的格瓦斯喝了一口,“那你还喜欢我?” 
    李小男顽皮地歪着头看陈深说:“我就是喜欢你,你答应过要娶我的,说话要算话啊……”
     这时陈深看到穿着黑色大衣的沈秋霞走了出来。她穿过舞厅中喧闹的人群向舞厅大门口走去,她甚至没有再看陈深一眼。
  而在陈深眼中,这个舞厅的一切背景都仿佛消失了,他已经听不到李小男和身边的男子在说些什么,也听不到喧闹的音乐,他的眼中只有她翩然地走过。
     直到亲眼目睹着她走出了米高梅的大门,陈深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了一点。
  陈深知道,在通往米高梅门口的街道上,毕忠良的汽车正在赶来,用不了多久,这里就会被特工总部行动处的人尽数包围。而现在他要做的,就是尽量拖延时间,好争取让宰相逃脱毕忠良的追捕。

评论(5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