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城飞将

【求助】怎么发车?


刚码好了一辆凌羡的车,不知道该怎么弄链接,哪位大佬教教我呗?

【澄羡&凌羡】中(一)


凌羡开车的前奏……



   ※

    金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。

    等回到了房间,他整个后背都因为紧张而被汗湿了,裤‖裆里也有些濡湿,想起之前窥见的画面,顿时羞的他脸色通红,下‖身也隐隐有些抬头的迹象。
   
    他不敢再想下去,连忙叫下人送上了桶冷水,给自己洗了个冷水澡,这才完全冷静下来,也有余力想其他的问题了。
   
    金凌回想起这些年舅舅已经拒绝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说媒,他之前一直以为是舅舅瞧不上那些世家小姐名门仙子,现在看来……是因为那个男人的缘故吗?
   
    他没有怀疑过舅舅是不是喜欢男人,毕竟舅舅厌恶断袖分桃的态度不是作假的。
   
    舅舅明明不是断袖,却藏了个男人在密室里,而且看男人身上的锁链,似乎还是被强迫的……所以,舅舅是把男人抢了回来当禁‖脔?
   
    金凌嘴角抽搐,把舅舅“强抢民男”的形象甩出脑海……太幻灭了。
   
    金凌直觉这个男人和舅舅的关系不简单,先不说舅舅对他的态度是何等复杂,光是关男人的地方就很有问题了——

    密室设在祠堂里。
   
    江家祠堂是何等重要的地方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去的,真正能踏入祠堂内部的人,也只有他和舅舅。
   
    莲花坞这么大,隐秘之地那么多,为什么偏偏是在祠堂?
   
    金凌忽然想起来,舅舅每次在杀完那些鬼修之后,都会去祠堂里待上一整天,不许任何人打扰。从祠堂出来之后,身上的阴郁戾气便会消散不少,心情似乎也会好上许多。
   
    看来除了告慰天灵,也因为见那个男人。
   
    金凌了解舅舅绝不是为了掩人耳目做出这种事的人,以舅舅表现的态度来看,那个男人绝不是普通的脔‖宠,他必然和舅舅还有什么特殊的关系。
   
    金凌甚至隐隐觉得,这个人和江家也有关系。
   
    但是,怎么可能呢?
   
    摇摇头将繁杂的思绪甩开,金凌扯了被子盖在头上,决定什么也不想了,睡觉。
   
    临睡前他迷迷糊糊的想着,那个男人长得可真好看,比舅舅和小叔叔还要好看,这般姿容,都能和姑苏双璧的泽芜君和含光君相比了吧……

    ※

    金凌在做梦。

    他感觉自己压在一个人的身上,下‖身被包裹在一个湿热而紧窒的温暖之处,对方的的双手紧抓着他的肩膀,随着他每一下撞‖击的动作而发出甜腻动听的呻‖吟……

    曾在密室里目睹过的淫‖靡场景又重现了。不同的是,压着男人的不是舅舅,而是他。
   
    仿佛能感受到对方炙热而甜蜜的吐息,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泛着潋滟的水光,眼波流转间透着媚‖人的春‖意,在男人嘴角弯起来的时候又化作了款款柔情——

    男人对他展露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,他看着他,缓缓开口唤道:
   
    “如兰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※
   
    金凌猛的睁开了双眼。
   
    面前还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显然天色还未亮。金凌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,裤‖裆里也传来濡湿的感觉,这才知晓刚刚的只是梦境。
 
    金凌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还是滚烫的,只要闭上眼睛,眼前就浮现出男人在他身‖下尽展媚‖态的脸,然后下‖腹竟又有了抬头的趋势。

    金凌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忽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 静默半晌,只听一声咬牙而轻微的咒骂。

    “简直……何等失态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※
   
    站在密室门口的金凌觉得,自己真是被鬼迷了心窍。

    在偶然得知舅舅有事外出,今晚上不回莲花坞之后,金凌鬼使神差的走进了祠堂,在摒退了所有人,命令不得打扰后,顺着地下入口的阶梯,来到了那个关着男人的密室门前。

    金凌来回踱着步子,在进与不进的选择之间徘徊不定,内心里正在天人交战。

    他的理智告诉他,那个男人是舅舅的人,说不定……还可能是舅舅的道侣,他不应该有任何的逾距,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停下脚步,马上转头原路返回,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 然而另一个声音反驳他,谁会把自家道侣锁起来的?以舅舅的性子,要真有了倾心的道侣,还用得着这么藏着掖着吗?那个男人分明是被强迫的!无论是因为什么,他都应该先把情况弄清楚……况且,自己明明很想见到他的,不是吗?

    ——不是!才不是这样!他来这里,只是、只是想要……探清敌情!说不定……说不定是那个男人使了什么妖术,才让舅舅迷了心窍,做出这等、这等……不合礼法之事!

    没错,就是这样!

    金凌反复给自己做了几遍心理建设,深吸了一口气,终于伸手推开了面前的门,随之而来的画面,让他睁大了双眼……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,是一幕令人血脉贲‖张的场景——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.tbc.

【脑洞点梗】舅甥×羡羡

这应该是  上

还有中和下没码呢……

【all羡脑洞】花式吃羡十八招


※脑洞集中营

※不知道先开哪一辆车,请大伙儿给个建议,举决投票。

※想动手开车的同志也可以拿去用,只要能给我看就行了。


————


1:#忘羡&澄羡,3p#

羡羡双性设定,时间线不定。
姑苏醋王VS云梦醋王,有双龙,做到羡羡哭唧唧,答应给老攻们生孩子~

2:#薛羡,有忘羡,微澄羡#

师徒年下梗,以下犯上逆徒洋×夷陵撩祖师尊羡。
设定断指后的薛洋被羡羡收养,洋洋前期装乖后期黑化,占有欲强还病娇,最终狼性暴露,把亲亲师尊给囚了~

3:#恶友组×羡羡#

时间线在围剿乱葬岗之后,薛洋偷偷把羡羡弄了回来,想方设法逼问阴虎符的线索,无奈羡羡就是不说。
薛洋看着诱人的羡羡起了坏心思,没忍住就把羡羡给上了,夷陵老祖果然美味,薛洋沉迷其中不可自拔,把羡羡搞了又搞。
然后就被金光瑶撞见了。
金光瑶抵不过羡羡的诱惑,加入了薛洋的行列中,一起搞起了羡羡。
羡羡的滋味妙不可言,两人食髓知味,联手把羡羡藏了起来,日日享用~
最后羡羡有没有被救出去……待定。

4:#双璧羡,微澄羡#

ABO设定,蓝大蓝二江澄都是乾元,羡羡是坤泽,蓝大蓝二双胞胎设定。
藏色散人和青蘅夫人曾指腹约定,双方的孩子如果恰巧一方是乾元一方是坤泽,就要相互嫁娶结为姻亲。
羡羡十六岁还没有分化,大家都以为他是常人,谁知在堪堪成年之际羡羡突然分化了,成为了一个坤泽。
虞夫人当机立断隐瞒下了羡羡的坤泽身份,除了江家内部,别人都不知道羡羡是个坤泽(虞夫人表面上不喜欢羡羡,内心里还是不愿意委屈了羡羡嫁给两个乾元)。
然而一次意外,羡羡的坤泽身份还是暴露了,也因为这次意外的临时标记,羡羡不得不履行婚约,嫁给蓝氏双璧了……
双璧羡是先婚后爱,日久生情;澄羡就是友情以上,恋人未满。

5:#舅甥×羡羡#

时间线是在围剿还是献舍……没想好。
所有人都以为魏无羡已经身死魂消了,却不知道他其实是被江澄藏起来了——
羡羡被江澄给带回去锁起来关了小黑屋,毫无反抗之力的羡羡被江澄翻来覆去的做了个遍,然后被日夜调♀教,什么春_药、紫电、银铃啊,各种play都有。
设定金凌十八岁,已经是金家宗主了。他无意间发现了舅舅的密室,密室里锁了个浑身赤裸的漂亮男人,并且还目睹了舅舅压着男人做的全过程。
金凌三观炸裂的同时,也不由地对男人产生了绮念,终于在某天舅舅外出的时候忍不住对羡羡进行了蒙眼play。
舅舅回来后,发现了他对羡羡做的事,大为震怒,金凌想把羡羡要过来,舅舅果断拒绝,两人争吵,不欢而散。
金凌还是知道了羡羡的身份,又惊又怒,爱恨交杂。
金凌跑去质问舅舅,经过一番争吵与摊牌,两人最终达成协议,一致认为,羡羡欠他们的,就让羡羡拿自己来还……

6:#追、凌×少年羡#

时间线在观音庙结束两年以后,思追二十岁,金凌十八岁,羡羡十七岁。
小羡不是穿越的,是大羡因为意外从自己身上分离出来的。
小魏婴很快加入少年组成为孩子王,还成了夜猎时的老大,小萝卜头们的崇拜对象。喜欢逗思追和金凌玩儿,经常弄得两人一个无可奈何一个气得跳脚。
然后就遭报应了——
在这次只有三个人的夜猎中,看似能撩实则纯情的魏婴终于阴沟里翻了船,中了妖物非交合不能解的情毒,然后就被思追和金凌两人摁在床上吃干抹净,翻来覆去的折腾,直做得小魏婴哭着叫两人哥哥……

7:#花魁羡,女装大佬羡,all羡#

背景架空修真,羡羡是双性纯阴体,绝顶的双修炉鼎体质。
双重身份,男号夷陵老祖魏婴,女号花楼头牌无羡。
#总是被人以为,他的男号跟女号有一腿。
#巨能撩,就是光撩不泡,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那种。
#本花魁卖艺不卖身,敢来硬的,刀剑伺候。
#被打得这么惨,还要往上凑,你们是受虐狂吗?
#要想上他的床,往往先得打一架。无论是跟别人打,还是跟他打。
#别以为上了床就没事了,惹女王不高兴,照样踹你下床。(比如江澄)
#和你双修,不代表就要和你结为道侣。
#为什么要谈恋爱?我可以自恋啊!
#男号丰神俊朗,女号貌美如花,我真是天生一对!
#像我这样的女子,就要嫁一个像我这样的男子。
#谢谢大家,我和我在一起了。
…………
#我擦!马甲掉了!

————

就这么多啦~

【脑洞】瑶羡


一个关于金光瑶和魏无羡的邪教cp脑洞,慎入,慎入慎入!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羡羡的第一次是蓝湛,这大家都知道,但羡羡的身体是不是第一次呢?

      羡羡是献舍重生的,身体之前的主人是莫玄羽,而莫玄羽是个断袖,喜欢的人恰恰是金光瑶!

      所以在下脑补了一下——

       金光瑶自从百凤山盛会一睹夷陵老祖风姿后,心下便对其念念不忘,对魏无羡不可能为他所用,并为他的死而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金光瑶见到了与魏无羡有几分相似的莫玄羽,便百般诱惑哄骗,设计将他调_教成了自己的禁_脔……

        对此一无所知的魏无羡跟着蓝湛来到金家调查聂明玦的死因,却不知道金光瑶从一照面就已经认出他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潜入密室(不是纸片人,是真身潜入)找到了聂明玦的头颅,在知晓了所有真相后正待离开,却被金光瑶设下陷阱困住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终于捉到了觊觎已久的心上人,怎么可能会放过他?随即就将人困于榻上百般品尝,魏无羡有心抗拒,无奈敌不过身体的本能反应,只能被金光瑶这样那样了……

       魏无羡被金光瑶反复做了几次之后,终于找到机会趁金光瑶松懈的一瞬间反制住他,成功逃出了密室,被蓝湛救下。

        蓝湛看到魏无羡身上的痕迹,差点当场失控,但还是压住了翻腾的怒火与杀意,因为当务之急,是带魏无羡安全离开……

      (之后的剧情略过不表,直接切到观音庙)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还是被金光瑶抓住了。

       金光瑶听着魏无羡对蓝忘机的表白,翻腾的妒火一瞬间淹没了理智,竟想当着众人的面对魏无羡用强……




       (当众play什么的……当然是不可能的啦,我有那么破廉耻吗?)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拼命反抗,险些伤及性命,金光瑶虽然很想“教训”他,但也不想真的伤及魏无羡性命,再不甘心也只得放过他。看着拥抱在一起的忘羡二人,金光瑶阴沉着脸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  (剧情线略过——)
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重伤濒死,仍心有不甘地问魏无羡,是不是因为他那低微而难以启齿的出身,所以无论他如何拼命往上爬,都永远赶不上别人?无论他取得多大的成就,都仍会遭人指摘受人诟病?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摇头叹道,“没有人看不起你,是你自己看不起自己。你这么忌讳别人提及你的出身,甚至因为一句……”魏无羡顿了顿,还是没有将那四个字说出口,“就引动杀念……对这段经历如此耿耿于怀,至今意气难平的你,何尝没有自卑感在作祟?出身不由人选,但路是可以自己走的,你本来有另外的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另外的选择?”金光瑶冷笑道,“若是置身其中的是你,你还会这么觉得吗?还是你会选择笑着原谅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可能!”魏无羡道,“像我这么小气的人,当然是选择睚眦必报了!但是,如果置身其中的人是我,我也不会选择你这样的做法。我会想办法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,让他从此以后看见我就哭爹喊娘,听见我就两股战战,再也不敢接近我方圆五百里以内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金光瑶静默着看他良久,忽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,他当初被魏无羡吸引的,是不是就是这份恣意飞扬的洒脱呢?这种,不会出现在自己身上的,令人艳羡的特质……


@一只懒猫 我心目中的兽神:红衣,俊美,邪肆……跟大大文中的兽神人设简直不要太贴切!😄

这张图片是哪部漫画的同人啊?有点像棋魂但是又不太确定……

23333333这只喵星人的表情……简直绝了!嘲讽力max啊!😂

【all深】笼中雀
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※第七章

   
   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陈深和女孩儿究竟又说了些什么。然而结果就是这样,某人带着一脸如沐春风般的微笑,轻轻巧巧的就把目标人物的底儿掏了个干干净净,而段位不够的小姑娘完全不是某只大狐狸的对手,只有欲哭无泪的份儿。

    对此陈深一脸无辜的耸耸肩摊手表示,呵呵,我可什么都没干。

    于是刘兰芝办完手续回来,看见的就是陈深倚靠在床头一手支着下巴笑意盈盈,而小姑娘则站在他床前绞着手指一脸局促不安的模样。

    心想八成是陈深又在捉弄人了,刘兰芝不由得问道:“你们兄妹俩在我不在的时候都聊了些什么呀?”

   “没什么,只是这么久不见,忽然想考考妹妹的功课而已。”陈深笑眯眯的转向女孩儿,眨眨眼,“对吧,妹妹?”

    “啊?……嗯。”女孩儿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 刘兰芝斜睨了陈深一眼,“你什么性子我还不清楚吗?是不是又在欺负你妹妹了?”

   “嫂子——”陈深拖长了声音,半带撒娇的故作不满道,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你看像我这么正直的人,是那种欺负小女孩的人吗?”

   你就是!!

女孩儿愤愤不平的腹诽着,却被陈深似笑非笑的一瞥吓得赶紧低下头,做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乖巧模样。

   刘兰芝好笑的摇了摇头,也没再他说什么,叫来了扁头帮忙扶陈深出门。尽管伤早就好了,但也得装装样子,所以陈深也就没推辞。临走前陈深不忘嘱咐扁头要时刻注意行动处的动静,然后一行人才坐上黄包车回了家。

   回到刘兰芝家里,陈深才算是渐渐放松了下来,居然也有心情跟小姑娘玩闹了,每每把人家逗的快要炸毛的时候又把人给哄顺了。这么来来回回的被逗着玩,想咬人的心都有了,偏偏想还击还不是对手,小姑娘这心里头是更郁闷了。

    看着这孩子气的一大一小,刘兰芝又好气又好笑,直叹这俩人跟长不大的幼稚小儿似的,一边让刘妈给他们端上鸽子汤,两人这才消停。

    喝完鸽子汤,所有的菜都已准备妥当。陈深和陈浅帮着刘兰芝一起从厨房将菜端上了餐桌,此时钟表已指向晚上六点半。

      刘兰芝一边摆盘一边问:“忠良怎么还不回来?” 

    刘兰芝刚说完,门就被人打开了,正是毕忠良回来了。

  陈深笑了:“说曹操,曹操到。”

  “陈深也来了。”毕忠良进屋脱去外衣,走到餐桌边,关切的看着他:“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?伤势好利索了没?”

   “放心放心,没什么大碍。”陈深不在意的摆摆手,随即笑道:“再说,今天是什么日子啊?吃生日大餐,我可是最积极了。”

   毕忠良笑骂了他一句:“小赤佬!”心里头高兴的很。

   “开饭了,开饭了!”刘兰芝招呼着,四人才开始入座。
 
      刘兰芝举杯,“忠良,这第一杯酒呢我敬你,祝你……5岁生日快乐!”
     
    众人笑了,陈深也举着格瓦斯汽水敬他,促狭的笑道,“祝老毕返老还童!”

   小姑娘也笑着点头附和:“咱们的寿星永远不老!”

      毕忠良笑着敲了一下陈深的头,“还什么童?35岁的老头子了都,还不老。”

    毕忠良夫妇端起了酒杯,陈深举着格瓦斯汽水,陈浅拿着一杯果汁。四人共同碰杯,饮尽。

     刘兰芝起身将她与毕忠良的酒杯再次倒满,“30岁之前的生命,那是你娘给的呀。” 

    毕忠良端起酒杯,看向陈深,眼底流淌过柔软的情绪:“30岁之后的生命,是兄弟给的。”

   陈深一怔,神情也柔和了下来,随即与他相视而笑,两人碰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 喝了一口格瓦斯,陈深沉吟着说:“我说你俩能不能,别成天把这些话挂在嘴上。”然后把手摊开在毕忠良面前,笑意更深地说,“还不如来点儿实际的。”

   刘兰芝往他们碗里一人夹了一筷子菜,“你想要什么实际的呀?”

     毕忠良会意,“可以呀,”转头对刘兰芝说:“等下把扁头叫来,一块打麻将,兰芝,你负责给陈深多放冲。”

     陈深眼睛亮了,“哎,这个可以呀。”

  刘兰芝笑了,“那你这么说,还不如给陈深包一个大红包呢!”

   毕忠良夹了一筷子菜,“红包当然是要给的,但是要等他娶老婆的时候,要不然,迟早全输在赌桌上。”

   刘兰芝笑着端起了酒杯,“这个我同意啊。”

   小姑娘也举着果汁来碰杯,“来来,我也同意,哥哥就是个大赌鬼。”

   陈深郁闷的看着这一唱一和的几人,“你们这是在合伙儿欺负我没老婆是吧?”

    毕忠良说:“就是欺负你怎么了?有本事你赶紧讨一个老婆呀!省得你嫂子整天在我耳边念叨、念叨、念叨的,叨的我快烦死了都!”

   听这话,刘兰芝瞪了他一眼。

   陈深笑嘻嘻的说:“念叨好呀,接着念,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。 ”

   “哎你这小赤佬说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 刘兰芝看着眼前打嘴架的两人,伸出筷子在他们的碗上各打了一下说:“行啦行啦,你们兄弟俩别光拌嘴了,吃饭吃饭。”

    忽然想起了什么,刘兰芝放下碗筷对毕忠良说:“对了忠良,我上次不是跟你讲了,让你把陈深调到总务科去,你怎么老也不听我的?看看,又害陈深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 毕忠良吃了一大口饭说:“没门。总务科的科长牛一平,那是李默群的大舅子,别人能动,他?我可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 陈深也无奈的劝慰着刘兰芝,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吃饭吧,嫂子。”

   ————

     陈深坐在茶几上沏着功夫茶,毕忠良坐在一旁玩着一只烟斗。边几上放着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,一个小女孩坐在毕忠良和刘兰芝中间,约莫五六岁模样。

      毕忠良看着照片上的女孩,“妞妞要是还在的话,今年也该跟浅浅一样,有十二岁大了吧……” 

    陈深沏茶的动作就这么停了一下,“六年了,日子过得真快!”

     毕忠良放下了烟斗,对陈深说:“这些年亏得你和浅浅常陪你嫂子去教会,她开朗了很多。特别是浅浅,总是变着法子哄你嫂子开心,兰芝的心情舒畅了,身体也好了许多。”

    陈深眸色微动,笑道:“那小丫头就是太过活泼了,净爱出些古灵精怪的鬼主意,也只有充当开心果哄哄人了。”

   “活泼点好啊!”毕忠良叹息道,“自从你嫂子认了浅浅这个干女儿,也算是有了个寄托,总好过整天对着妞妞的照片睹物思人胡思乱想的……”

   陈深:“……”

  等等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?这见鬼的干女儿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设定?!不是说这家伙是他的妹妹吗?那照这么说,身为哥哥的自己岂不是平白矮了一辈?!那他见了老毕该怎么称呼?是叫叔叔呢还是叫干爹?!

系统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!!




发牢骚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剧情文不好写啊……老司机我想直接飙车算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剧情文vs纯肉文,哪种更好一点?